lan

初五五五五:

【国家队出国前准备/双鬼场合】

忙成这样我还是赶出了生贺,除了给吴女士庆生,也祝大家冬至快乐XD

又是一个年头,小伙伴们你们还在吗?

[林敬言中心]老林

一颗花生。:

[林敬言中心]老林




*第一人称,林老师梗。


*不姓方【


 


一、


后来我毕业、升学、就职、成家,很多年很多年以后。我在报纸上看到老林,准确的说,只有一个名字。他获得了省里一个什么的名师奖。我想有些人,你希望他过得很好。你从来都不必去三番五次查看他的近况,但得知他过的很好的时候,能独自一人,笑得出声。


 


二、


老林是我高四时期的班主任,他带文科三个复读班的数学。那时候他大概三十出头,高瘦,戴眼镜。看上去很斯文。他很少对我们发火,二模后算一次。还有一次,那段时间学校后门附近有和我们班女生搭讪的小混混。老林带着我们班所有男生,抄着钢管板砖就上了,颠覆了他一贯的老好人形象。


参与那件事的男生一律讳莫若深,提起来的时候会心照不宣地胡笑。


他一直独身一个人,我大学时还听说他仍是单身。有人说他离过婚,也有人说他有个因车祸身亡的、青梅竹马的恋人。还有种说法是他以前是市一中的老师,被教育局长家千金看上了,苦追不得,一怒之下被局长发配边疆。这个太玄妙,我们都不太信。不过还是拿来跟老林闹。他笑着说不是这样,我们这么有闲心还不如去做两道题。


他说话莫名很有说服力,我们就都哗啦啦散了。


 


他第一天进教室的那天,三本录取刚刚开始。我捏着手心的汗,一个人搓书页的一角。那是个下午,天气很热。老林穿着他旧旧的、洗的发白的衬衫。在黑板上写他的名字。


他转过身,笑着说。我第一次带复读班,教的不好,你们多担待。


然后他停下来,很久,轻轻地说:没事,想哭就哭吧。


坐在第一排一个女生,当时就哭了。


 


后来我发现老林就是有这种本事,他温柔的外表下有一种强硬。能戳得人鲜血淋漓的。我不知道他被自己的脊梁骨戳了多少次,才能站得这么直。那天下午我没有哭,我看着讲台上飞扬的粉笔灰。咬了咬牙。


老林说,你一生中可以做很多选择。他们或许微不足道,或许举足轻重,关系到你今后的命运。但是不管做什么,我都希望多年之后你们想起来。有痛苦,有遗憾,但是没有后悔。




老林写粉笔字很好看,画出的坐标轴工工整整,赏心悦目。由于班主任效应,我们班的数学一直没拖后腿。对于文科班来说,真是万幸。老林长得不赖,甚至可以称得上有点小帅的。他住在学校边上的教职工宿舍里,有天下午某老师调课,临时把他从床上叫起来。他当时在午睡,就这么支棱着头发进来了。我们笑得不行,但这也一点没影响他的形象。即使他经常端着他的破茶杯,脸上一脸焦虑地听我们乱七八糟的早读。即使他那件外套熨了又熨导致又旧又土。但我们就是有很多女生喜欢他。信誓旦旦说毕业后一定要表白。 


——那后来呢?


 


三、


后来我考上大学,大一那年暑假。我在书柜缝隙里拣出一本数学练习册。那时候我才想起来,老林并没有给我留下些什么。他给我留下了知识、各种解题方法、不可计数的帮助和鼓励。但他真正剩下的,可能只有这些渐渐淡掉的红色钢笔墨水。


十月份的时候,国庆节假期。老林问我们想不想去什么地方玩。那时候高复班已经开学快三个月。我们提不起兴致,他也没再问。再复课的时候,给我们一人发了一小包豆干。是附近县城的特产。他说没人陪他,他就一个人去了。我们吃人嘴软,说毕业以后一定陪他。想去哪去哪。集资给他报一个夕阳红旅行团,云云。


老林极爱操心。他会问租住在学校周边的学生住宿好不好,一脸的忧心忡忡。中午端着他的不锈钢饭盒来陪我们吃饭。后来有一次年级组长路过教室,黑着脸把他叫走了。老林回来无奈地跟我们说,组长嫌他太亲民,不够威严。我们一通起哄,说他这是钓鱼执法。以后不要来好了。结果老林就真不来了。我们又觉得伤害了他,发动数学课代表去请。


老林似乎一直都是这个样子。有的人会影响时间,有的人会被时间影响。但老林都不是,他像是那种、会和时间坐下来,喝杯茶聊聊天,下两盘棋叙旧的老友。


 


老林不健谈,但很会聊天。而且他喜欢听我们夸他。他热衷绕着法子骗我们夸他是全年级最好的数学老师。我们开始还会上当,后来根本不吃他这一套。最后干脆给他封了个“第一流氓”,他还挺高兴。


有次英语老师忍不住了,问我你们林老师那么斯文,为什么要叫他流氓?我们一致对外死守底线,宁死不从不愿意说。她又去问老林,老林也不愿意说。老师百思不得其解。


其实没有什么为什么,他只是想保守我们之间的小秘密。即使在别人眼中似乎无关紧要,也愿意去跟我们一起珍藏。


 


这些年他的容貌都渐渐模糊。仿佛只剩下一个面目遥远的轮廓,肩膀上的粉笔灰覆盖在了长长久久的回忆上。他最后,也只剩下一个背影。和很多个日子一样,他带着我们。走在前面。不用回头,也完全放心我们。


每一个清晨,冬天、夏天。薄雾冥冥或阳光熹微,他倚在门口。身上是极早空气特有的气息,披着一身光,留下一个那样的背影。


老林总说我们是早上八九点钟的太阳,而他自己就是那下午五六点死死挣扎着贡献力量的夕阳——他总喜欢说自己老。


我当时觉得这个形容并不恰当,而我并不知道怎样才叫恰当。后来那天,黑板上写着距离高考的日期到了个位数。老林在讲台上批试卷,那天天气很好。我看着他,肩膀挺直,阳光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半阴影。


我想老林应该是三四点钟的太阳。因为你看不到他,他却愿意温暖你。


可惜你看不到他。


 


四、


我复读那年的冬天来得特别早。有时候我一觉起来,好像还在高三。我还没有高考、我还没有拿到那张糟糕透顶的成绩单。我还和曾经的朋友一起,为着未来而努力。外面阳光正好,鸟语花香。


很多事情都没有发生,一切都还有希望。


可惜现实不是。现实是我坐在冰冷的板凳上,搓着手。写一遍又一遍做过很多次却还是错的题,重复一遍又一遍没意义的背诵。


那个冬天我过得很糟,兵荒马乱。成绩和气温一样节节攀低。怎么都静不下心来,怎么都想放弃。怎么都想去想,如果当时考得稍微好一点,如果那道大题没有错思路,甚至如果那天天气凉快一点……


我很害怕老林找我谈话,放寒假的前一天。我在教室门口。看到老林,他低下头,从镜片底下看我。刚下过一场雪,整个城市白茫茫的。他呼出的白气像唯一的云。老林问我,寒假想做什么。我说复习,然后想了想,看亲戚。


他就笑了。这时候雪又下起来了,簌簌的。我不说话,盯着自己的脚尖。


老林就那么微微笑着,一直是那一个样子。他说天气真冷,这个天千万别感冒了。我每天都晨跑,你喜欢跑步吗?


我想说其实我并不喜欢,我想象了一下老林晨跑的样子。觉得的确是他这种老年人喜欢的活动。于是点了点头。


他很满意的样子,笑得真心实意的。


后来我开始晨跑。跑着跑着我才开始想,老林想让我做的并不是跑步这一件事情。而是持续做一件别人看起来没有意义、很少有人坚持下来的事情。


跑步的时候不会想很多事情,身体热了,心里反而平静下来。我开始问自己:你为什么要复读?你为什么要这么努力,你明明有一千种方法过安逸的生活。


你为什么要这么这么累?!


 


那天天气很冷。早上很早,我一个人沿着空旷的马路,路边的行道树一节一节地往前跑。身后是整个清晨的温暖,在寒冷中,刚刚苏醒。


因为想过更好的生活。


因为你的人生只有一个十九岁。


因为你做出了选择,而你不想后悔。


脚步声、呼吸声、心跳声。风特别凉,我没戴眼镜。眼睛里都是风,就这么模糊着,暖了很久。




五、


距离高考还有三十几天的时候,同年级一个班的学生跳楼了。


老林开始抽烟,一包一包抽。我们这才想起,其实他是第一次带复读班。他刚来的第一天就跟我们说过了。


不知不觉已经过了这么久。


我们并不知道老林在带我们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。据说他以前还是某名校重点班的名师。事实上,直到今天,我也不知道哪怕一点老林自己的事情。


后来听班里同学说,看到老林坐在学校的人工湖旁边。一个人坐着。自己和自己下棋。她做了三张纸的五三,他都没有下完。


一直到高考放假前一天,我们扔书扔试卷。他好久没打理,头发长长了一点,脸上有黑眼圈,下巴有青胡茬。就那么看着我们,身上带着烟味地微笑。是他给我们上的最后一节课。


我们有时候也会忘了他很累,他已经不年轻。他经不起这么日日夜夜熬着的折腾。尤其是,他根本没有必要做这么多。




二模的时候他唯一发过一次火,并不是因为我们的成绩。相反,我们成绩很好。因为太好,在班上用多媒体看电影。 


我想那时候老林是真的很害怕。他怕我们军心散乱,他怕他一直小心维护的、我们的情绪就这么轻易波动。他怕我们一步错步步就落下了。可他又不说——这可能是老林唯一的缺点。他把所有的事情都憋在心里,然后挤出一个自以为完美的微笑,其实难看死了。


所以我们那次是真的被老林吓到了。从不发火的人发起火来,吓得我们连头都不敢抬。后来老林发火发累了,叹口气。走出了教室。


他生气了很久。根据班长和学习委员分析。其实他当时就消气了,但是反反复复。一看到我们就又来气,所以就不来教室了。更不跟我们玩跟我们闹了。


换句话说,根本就是冷暴力。


我们心惊胆战,生怕他什么时候再怒。一直小心翼翼的,什么错都不敢犯。


或者说,并非“不敢”,而是“不想”。以德服人和以信服人。老林未必是最优秀的一位,却是我见过的,最让我敬重的一位。


那天周六,最后一节班会课。老林保持了一个星期的扑克脸,面无表情讲到最后。说了句:你们……唉。


他就无奈地笑了,我们也笑了。


 


他舍不得我们,拿我们没办法。但也舍不得我们。


 


六、


我们问老林,老林,你为什么要到这里教复读班。


老林那样笑着,不说话。


我们又问,老林,市一中的学生牛逼吗。


老林说:他们也没比你们强到哪去,考试的时候一定要细心。很多基础分就能追上他们了。


我们:老林你为什么要离开市一中啊。


老林无奈了:都快高考了,别这么八卦了行吗孩子们?


那天我们笑了很久闹了很久。和刚过去的儿童节一样欢腾。我们还记得跟老林说,老林你等着我们集资给你报夕阳红旅游团,顺便帮你解决一下终身大事。


老林也跟我们笑,后来说:谢谢。


他说,人生没有完美,你们是我最优秀的学生,这将是我毕生的幸运。


他说这句话的时候,眼睛看着我们每一个人,依然是那样微微的笑。但是背却没那么直了,稍稍有点驼。




他真的已经站了太久了。


 


我后来明白,为什么当时那么多女生发誓毕业后一定要表白。却到了毕业一个人都没提过。老林给了她们更广阔的天空和更强硬的翅膀,因此放她们去追逐更遥远的未来。关于这种感情,多年后我听到一句老歌的歌词: 


“在所有人事已非的景色里,我最喜欢你。”


我想这大概就是全部了。


 


注定有一天他也会两鬓斑白,站在讲台上迎来一个又一个一年。目送一个又一个梦想的来去。从一个夏天的结束到另一个夏天的开始。穿着他那又旧又土的衬衫,再对一群人说:想哭就哭吧。


我一直都记得老林当时说的话,他说:人生没有完美。


我想我一定不会是老林最好的学生,我也不会说他是我最好的老师。我们经常直呼他老林,以至于最后忘了其实应该叫他“林老师”。而我总是,欠他一句:


 


再见,


林敬言。


 


End.



[王叶粮食向] 霸图全明星现场拆台二人组(一发完)

三极:

一场极度ooc…不,ooc不是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对张副太过分了的对口相声(×)


私设多,私心多,不适私删。







[王叶粮食向] 霸图全明星现场拆台二人组






叶修跟王杰希争擂台赛名额,争到最后达成了共识。


叶修:“这不是正好吗?他家三个,我家三个,擂台赛满了。”


他看向张新杰:“你们就去打团战好了。”


王杰希点头,也看着张新杰:“他说的有道理。”


一双大小眼一双死鱼眼同时盯着你,那叫一个压力山大。于锋站在张副身后都被盯出了满身鸡皮疙瘩,第一治疗却始终冷静自持,不为所动。把花名册一合,道:“这里是霸图。”


叶修笑了:“霸图,能怎样?”


张新杰:“不能怎样。但你要再捣乱就——”


叶修挑眉:“就揍我?”


张新杰:“叫安保——”


叶修神鬼不惧:“哈,我不信你们安保敢打我!”


张新杰:“——把你丢到霸图粉丝中央去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

B组全体:太狠了。




然而他们不敢说出口。唯有王杰希光明正大的谴责:“太狠了。”然后话锋一转:“……但如果可以,打他就行,就不用打表演赛了吧?”


突如其来的背叛,让叶修怒瞪临时队友。


张新杰则以公事公办的态度敬告他:“你也一样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在暴力威慑下,王叶二人被赶出B组讨论组,只能十分寂寞的站在舞台边缘遥望对面A组。


通过整天对着电脑也没近视眼的神奇好视力,二人可以轻松看见对面的站位:江波涛与喻文州在一旁站着对谈,孙翔唐昊肖时钦在一旁坐着对谈,众人中央的是轮回剩下的二人,


以及黄少天。


当然,黄少天的站位是无须用眼睛来分辨的……


叶修:“……那边像是有五百只鸭子。”


王杰希:“是啊,吕泊远眼神都死了。”


叶修:“没人制止他吗?”


王杰希:“没有。”


叶修:“世风日下。”


王杰希:“也是形势逼人。那边说话比较算话的,肖时钦被孙翔缠住了;喻文州没有管的意思,大概终于能让别人也感受一下他的痛苦让他很开心;江波涛,周泽楷在的时候,他不会越俎代庖;而周泽楷,他脑子可能出了点问题,我看到了他眼神中透露出的对黄少天的崇拜……他崇拜他什么?”


叶修:“……人类总是对自己没有的东西分外向往。”


王杰希:“那也不该向往非人类的东西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噗。咳,你的视力才比较非人类吧?隔这么远,怎么能看出那么多东西?是魔法的力量吗?”


王杰希:“是科学的力量。”


叶修:“哈?”


王杰希:“我的眼睛,一大一小其实是有讲究的,是为了方便调整焦距,初中生物学过没有?显微镜,细准焦螺旋,粗准焦螺旋。一个原理。”


叶修震惊:“真的?”


王杰希:“假的。”


“……”叶修,“太可惜了,我本来还想跟你讨论一下现代光学与传统玄学之间能否互利共生呢……”


王杰希: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……”


叶修:“谁叫黄少天总给我吹你看的准。这样吧,你帮我看看。”


王杰希:“不了吧。”


叶修:“为什么?”


王杰希:“给你看相有点难。”


叶修:“为什么??”


王杰希:“看相,就是看脸。首要条件,得是对方有脸才行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叶修:“你现在是真跟我熟了啊……。”


王杰希微笑。


叶修:“那不算我,你算,算黄少天。”


王杰希:“黄少天的命得结合着别人来看,看他自己是不准的。”


叶修:“为什么?”


王杰希:“说来话长,是命理学的高端内容了,初中没毕业你听不懂的。”


叶修:“我毕业了谢谢。”


王杰希根本不理他:“和他命里相性最好的,你也知道了,就是喻文州。跟喻文州在一块儿,他就是一帆风顺的命。”


叶修:“废话,谁看不出来啊。那他和别人在一块呢?什么命?”


王杰希深沉的静默了一下。


“没命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……?”叶修一时间竟没跟上他的思维。


“太烦了。”王杰希解释,“除了喻文州那种找不到朋友的人,很少人能忍住不弄死他。”


叶修:“噗——”


叶修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……”


王杰希鄙视的看了叶修一眼。


但上扬的嘴角显示,他对这个包袱抖得很满意。


叶修顺了气,继续问:“那不算他了,算别人。”


王杰希往A组台上又看了一眼:“江波涛,水命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王杰希:“周泽楷……黄少天挡住了,看不到脸,没法算。”


叶修翻了个白眼:“等一会儿,先不论周泽楷,江波涛根本不是水命好吗?他就是五行缺水才叫这名儿的,怎么可能是水命。”


王杰希眼神微妙:“五行都出来了,你也太迷信了吧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刚刚还有人在这里说人是水命,水命不迷信吗?”


王杰希纠正:“是科学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王杰希重申:“命理学是门科学。”


叶修:“你对科学可能有什么误解。水命不是科学,我把保安叫上来,他们会打你,这种有因果的关系才叫做科学。”


王杰希:“你确定吗?这里可是霸图,你仔细思考一下,保安上来是打你还是打我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王杰希:“你是不是想打我?真人pk你打不过的,放弃吧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叶修:“…………跳过这个话题。”


王杰希从善如流:“你看肖时钦是不是哭了?”


叶修:“……我的意思是跳,不是飞。”他眯起眼睛使劲儿朝那边看,果真看到了肖时钦在揉眼睛:“……?他哭什么。”


王杰希摇头:“我刚看见孙翔跟他说了点什么,他就哭了。”


“……”叶修无语了,“他也太容易哭了。光我就看见他哭五次了。”


王杰希:“五次?”


叶修:“刚出道新秀挑战赛被我打爆,一次。第二年雷霆打嘉世输了,一次。第三年赢了,进了季后赛,一次。之后全明星,他老队长宣布退役,一次,回到雷霆第五次,这是第六次了算是……”


王杰希感慨不已:“原来他才是水命。”


叶修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完了是吧?”


很显然是的。王杰希点头:“那我知道黄少天是什么命了。”


叶修很配合:“什么命?”


王杰希:“口水命。”


叶修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——”


B组全体在他们身后无语:这烂梗有什么好笑的。


这头还在继续捧逗。叶修:“那边有两个战术大师……”


王杰希纠正他:“两个半。”


叶修:“?”


王杰希:“目前舆论把江波涛算半个。”


叶修不可置否:“好吧。两个半。但一个个都不说话,光让黄少天在那叭叭叭,干嘛?他们放弃战术了吗?”


王杰希:“也许只是放弃比赛吧。”


叶修鄙视:“不敬业。”


王杰希同意:“谁说不是呢。而且我们这边也一样,明明也有两个半战术大师……”


叶修惊讶打断:“两个半?我算一个半了?”


王杰希:“……”


B组全体:呸。


叶修反应过来:“哦,对不起。忘记你了。你算半个。嗯嗯,AB组分配很平衡嘛。”


王杰希:“……两个半战术大师,却有一个半被排除在战术讨论之外了。”


叶修同意:“是啊。而且我们明明是非常想参与进去的。”


王杰希:“却有人把我们赶出来了。”


叶修:“这个人很过分啊。他有什么目的?”


王杰希:“目的很险恶。你看,把我们一赶出来,他就是整场中唯一一个在工作的战术大师了……”


叶修:“天呐!平常没看出来!”


王杰希:“心机。”


B组全体已经沉默许多秒了。


心机二字一出,全部转头去看张新杰。


张新杰面无表情。顿了顿,看向韩文清:“队长,你对我刚才的安排有什么补充吗?”


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回答,那头叶修:“啧。”


王杰希:“啧啧。”


叶修再道:“他问韩文清有什么补充。能有什么补充?他制定的计划,韩文清还能不同意吗?”


王杰希:“肯定只能同意了。”


叶修:“那他还要问。”


王杰希:“假惺惺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B组,B组众人沉默如死狗。


五秒后,张新杰瞧着舞台边一站一蹲聊得开心的两个背影,深深呼吸了一口气——








“保安!!”









END


然后保安上来把两个人打死了(不是







PS:小事情为什么哭呢?因为孙翔跟他提起了嘉世,让他回想到那一年被傻逼队友们统治的恐怖,唯一不傻逼的还是身边这个二货。他想到这里,不由对雷霆感激涕零,以至于迎风流泪:雷霆我的家!我愿意为雷霆效力一辈子!

小白福的大蘑菇:

wuli修修!最好看!小周也可爱_(:з」∠)_

【你们别笑要有同情心】

【轮回药丸】所以江波涛到底喜欢谁

一把废伞:

某天,孙翔在外面迷路了。在S市办的卡欠费停机了,他就用在嘉世时的卡给杜明打了个电话。
杜明接到那个归属地显示是H市的陌生来电时,他正在轮回食堂吃饭。
“喂,你怎么才接电话呀。”孙翔很不满。
“你哪位啊?”孙翔那时候正感冒,也难怪杜明听不出来。
“我?你居然问我是哪位?你认不出我?”孙翔更不满了。
杜明一挑眉。哟,这话一出来,铁定的骗子呀。敢骗我,看我怎么玩你。
“诶哟,我听出来了,你是不是孙翔啊?”
“对对对,我就说你认得出来嘛。”
“你怎么会突然想到给我打电话啊?你和你那个队长怎么样了啊?”
“啊?我队长?”孙翔纳闷了,这和周泽楷有什么关系啊?
“诶呀,你队长暗恋你你不知道啊?他上次还问我要不要直接给你下药呢,还多亏我拦着。以后你要小心点啊,晚上睡觉记得锁门,得不着哪天晚上他就摸你房间里把你爆了菊呢。”
“真的假的?!”孙翔震惊了。毛?!周泽楷暗恋我?!周泽楷要给我下药?!周泽楷晚上想摸我房间爆我菊?!万万没想到队长居然是那样的周泽楷!
“当然是真的了,我和你什么关系呀,我骗你干啥?你难道不觉得,副队最近一直在给你穿小鞋吗?我告诉你,那是因为副队喜欢队长,情敌相见分外眼红,他想把你逼走呀。”
“卧,卧槽……”孙翔仿佛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。知道了这件事后,江波涛上周没收他零食的事情似乎有了新的解释。
“你在说什么?”江波涛的声音突然从杜明背后传来,吓的杜明马上挂断了电话。
“噗……咳咳,没什么,真的。就有个骗子,我逗逗他。”
“是吗?”江波涛怀疑的看了看杜明,在他对面坐了下来。然后,他马上就收到了一排来自孙翔的QQ消息。
一叶之秋:喂喂副队你在吗!
一叶之秋:副队我跟你说,我不管周泽楷喜不喜欢我,我不喜欢周泽楷啊!
一叶之秋:真的,真的,打死我我也不会去喜欢周泽楷的!
一叶之秋:所以副队你千万千万不要针对我!我不会和你去争周泽楷的!
一叶之秋:那你可不可以把我的零食还给我?
无浪:……
江波涛默默地想,孙翔的脑回路果然越来越难以理解了。他抬头,正好看到埋头扒饭的杜明,于是随手回复。
无浪:我不喜欢周泽楷,我喜欢杜明。
一叶之秋:啊?!?!?!?!?!?!
一叶之秋:你喜欢杜明,那为什么要告诉杜明你喜欢周泽楷?!?!?!?!?!?!
无浪:……
无浪:杜明到底跟你说了什么
一叶之秋:他说你嫉妒周泽楷喜欢我,所以才没收我零食
无浪:……
无浪:告诉杜明,让他吃药
孙翔一看到药这个字,再想到周泽楷曾经试图做的事,瞬间就毛骨悚然了。鉴于刚才杜明才告诉了他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决定保护一下他的队友。
一叶之秋:不,不要下药,千万不要!!!!杜明还是孩子!!!!
一叶之秋:副队我是支持你的,你可以慢慢的攻略杜明,但千万不要下药啊,这是违法的,会坐牢的!!!!
一叶之秋:冷静,副队你千万要冷静!!!!
无浪:……
杜明正饶有兴趣的欣赏对面的江波涛变幻莫测的神色。忽然,他的手机也响了,一看,是孙翔的QQ消息。
一叶之秋:杜明我和你说,江副骗你!!!
一叶之秋:江副他暗恋你!他还说要直接给你下药!还多亏我拦着!
一叶之秋:以后你要小心点,晚上睡觉记得锁门,得不着哪天晚上他就摸你房间里把你爆了菊!!!!!
“噗。”杜明一口汤喷到了江波涛的脸上。

ChilemeI:

【军.区系列】海.陆.空.三君组 3

<<<会议中>>>

就是不好好开会。

1,2P:三人还没混熟时期

3,4P:(不想研究带军衔的称呼了直接用原著的叫法哈)

(以下对话皆气声)

喻:叶修前辈,冯书记在瞪你。

叶:……我表情这么严肃也能被发现?怎么没发现你啊?

喻:我很认真的。

王:(敲桌面)看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