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n

[王叶粮食向] 霸图全明星现场拆台二人组(一发完)

三极:

一场极度ooc…不,ooc不是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对张副太过分了的对口相声(×)


私设多,私心多,不适私删。







[王叶粮食向] 霸图全明星现场拆台二人组






叶修跟王杰希争擂台赛名额,争到最后达成了共识。


叶修:“这不是正好吗?他家三个,我家三个,擂台赛满了。”


他看向张新杰:“你们就去打团战好了。”


王杰希点头,也看着张新杰:“他说的有道理。”


一双大小眼一双死鱼眼同时盯着你,那叫一个压力山大。于锋站在张副身后都被盯出了满身鸡皮疙瘩,第一治疗却始终冷静自持,不为所动。把花名册一合,道:“这里是霸图。”


叶修笑了:“霸图,能怎样?”


张新杰:“不能怎样。但你要再捣乱就——”


叶修挑眉:“就揍我?”


张新杰:“叫安保——”


叶修神鬼不惧:“哈,我不信你们安保敢打我!”


张新杰:“——把你丢到霸图粉丝中央去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

B组全体:太狠了。




然而他们不敢说出口。唯有王杰希光明正大的谴责:“太狠了。”然后话锋一转:“……但如果可以,打他就行,就不用打表演赛了吧?”


突如其来的背叛,让叶修怒瞪临时队友。


张新杰则以公事公办的态度敬告他:“你也一样。”


“……”


在暴力威慑下,王叶二人被赶出B组讨论组,只能十分寂寞的站在舞台边缘遥望对面A组。


通过整天对着电脑也没近视眼的神奇好视力,二人可以轻松看见对面的站位:江波涛与喻文州在一旁站着对谈,孙翔唐昊肖时钦在一旁坐着对谈,众人中央的是轮回剩下的二人,


以及黄少天。


当然,黄少天的站位是无须用眼睛来分辨的……


叶修:“……那边像是有五百只鸭子。”


王杰希:“是啊,吕泊远眼神都死了。”


叶修:“没人制止他吗?”


王杰希:“没有。”


叶修:“世风日下。”


王杰希:“也是形势逼人。那边说话比较算话的,肖时钦被孙翔缠住了;喻文州没有管的意思,大概终于能让别人也感受一下他的痛苦让他很开心;江波涛,周泽楷在的时候,他不会越俎代庖;而周泽楷,他脑子可能出了点问题,我看到了他眼神中透露出的对黄少天的崇拜……他崇拜他什么?”


叶修:“……人类总是对自己没有的东西分外向往。”


王杰希:“那也不该向往非人类的东西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噗。咳,你的视力才比较非人类吧?隔这么远,怎么能看出那么多东西?是魔法的力量吗?”


王杰希:“是科学的力量。”


叶修:“哈?”


王杰希:“我的眼睛,一大一小其实是有讲究的,是为了方便调整焦距,初中生物学过没有?显微镜,细准焦螺旋,粗准焦螺旋。一个原理。”


叶修震惊:“真的?”


王杰希:“假的。”


“……”叶修,“太可惜了,我本来还想跟你讨论一下现代光学与传统玄学之间能否互利共生呢……”


王杰希:“你对我有什么误解……”


叶修:“谁叫黄少天总给我吹你看的准。这样吧,你帮我看看。”


王杰希:“不了吧。”


叶修:“为什么?”


王杰希:“给你看相有点难。”


叶修:“为什么??”


王杰希:“看相,就是看脸。首要条件,得是对方有脸才行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叶修:“你现在是真跟我熟了啊……。”


王杰希微笑。


叶修:“那不算我,你算,算黄少天。”


王杰希:“黄少天的命得结合着别人来看,看他自己是不准的。”


叶修:“为什么?”


王杰希:“说来话长,是命理学的高端内容了,初中没毕业你听不懂的。”


叶修:“我毕业了谢谢。”


王杰希根本不理他:“和他命里相性最好的,你也知道了,就是喻文州。跟喻文州在一块儿,他就是一帆风顺的命。”


叶修:“废话,谁看不出来啊。那他和别人在一块呢?什么命?”


王杰希深沉的静默了一下。


“没命。”


“……”


“…………?”叶修一时间竟没跟上他的思维。


“太烦了。”王杰希解释,“除了喻文州那种找不到朋友的人,很少人能忍住不弄死他。”


叶修:“噗——”


叶修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……”


王杰希鄙视的看了叶修一眼。


但上扬的嘴角显示,他对这个包袱抖得很满意。


叶修顺了气,继续问:“那不算他了,算别人。”


王杰希往A组台上又看了一眼:“江波涛,水命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王杰希:“周泽楷……黄少天挡住了,看不到脸,没法算。”


叶修翻了个白眼:“等一会儿,先不论周泽楷,江波涛根本不是水命好吗?他就是五行缺水才叫这名儿的,怎么可能是水命。”


王杰希眼神微妙:“五行都出来了,你也太迷信了吧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刚刚还有人在这里说人是水命,水命不迷信吗?”


王杰希纠正:“是科学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王杰希重申:“命理学是门科学。”


叶修:“你对科学可能有什么误解。水命不是科学,我把保安叫上来,他们会打你,这种有因果的关系才叫做科学。”


王杰希:“你确定吗?这里可是霸图,你仔细思考一下,保安上来是打你还是打我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王杰希:“你是不是想打我?真人pk你打不过的,放弃吧。”


叶修:“……”


叶修:“…………跳过这个话题。”


王杰希从善如流:“你看肖时钦是不是哭了?”


叶修:“……我的意思是跳,不是飞。”他眯起眼睛使劲儿朝那边看,果真看到了肖时钦在揉眼睛:“……?他哭什么。”


王杰希摇头:“我刚看见孙翔跟他说了点什么,他就哭了。”


“……”叶修无语了,“他也太容易哭了。光我就看见他哭五次了。”


王杰希:“五次?”


叶修:“刚出道新秀挑战赛被我打爆,一次。第二年雷霆打嘉世输了,一次。第三年赢了,进了季后赛,一次。之后全明星,他老队长宣布退役,一次,回到雷霆第五次,这是第六次了算是……”


王杰希感慨不已:“原来他才是水命。”


叶修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没完了是吧?”


很显然是的。王杰希点头:“那我知道黄少天是什么命了。”


叶修很配合:“什么命?”


王杰希:“口水命。”


叶修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————”


B组全体在他们身后无语:这烂梗有什么好笑的。


这头还在继续捧逗。叶修:“那边有两个战术大师……”


王杰希纠正他:“两个半。”


叶修:“?”


王杰希:“目前舆论把江波涛算半个。”


叶修不可置否:“好吧。两个半。但一个个都不说话,光让黄少天在那叭叭叭,干嘛?他们放弃战术了吗?”


王杰希:“也许只是放弃比赛吧。”


叶修鄙视:“不敬业。”


王杰希同意:“谁说不是呢。而且我们这边也一样,明明也有两个半战术大师……”


叶修惊讶打断:“两个半?我算一个半了?”


王杰希:“……”


B组全体:呸。


叶修反应过来:“哦,对不起。忘记你了。你算半个。嗯嗯,AB组分配很平衡嘛。”


王杰希:“……两个半战术大师,却有一个半被排除在战术讨论之外了。”


叶修同意:“是啊。而且我们明明是非常想参与进去的。”


王杰希:“却有人把我们赶出来了。”


叶修:“这个人很过分啊。他有什么目的?”


王杰希:“目的很险恶。你看,把我们一赶出来,他就是整场中唯一一个在工作的战术大师了……”


叶修:“天呐!平常没看出来!”


王杰希:“心机。”


B组全体已经沉默许多秒了。


心机二字一出,全部转头去看张新杰。


张新杰面无表情。顿了顿,看向韩文清:“队长,你对我刚才的安排有什么补充吗?”


韩文清还没来得及回答,那头叶修:“啧。”


王杰希:“啧啧。”


叶修再道:“他问韩文清有什么补充。能有什么补充?他制定的计划,韩文清还能不同意吗?”


王杰希:“肯定只能同意了。”


叶修:“那他还要问。”


王杰希:“假惺惺。”




“……”


B组,B组众人沉默如死狗。


五秒后,张新杰瞧着舞台边一站一蹲聊得开心的两个背影,深深呼吸了一口气——








“保安!!”









END


然后保安上来把两个人打死了(不是







PS:小事情为什么哭呢?因为孙翔跟他提起了嘉世,让他回想到那一年被傻逼队友们统治的恐怖,唯一不傻逼的还是身边这个二货。他想到这里,不由对雷霆感激涕零,以至于迎风流泪:雷霆我的家!我愿意为雷霆效力一辈子!

评论

热度(2017)